Jessie J夺冠,洪涛又哭了,《歌手》之后再无《歌手》?

娱乐产业2020-10-25 09:07:48


文| 阿宝


《歌手》第六季总决赛落幕,结石姐当选歌王,打破了以往海外歌手无法夺冠的魔咒。“看来洪涛真的要走了,这一季没有再套路,”有网友评论。直播现场,插播了一段《歌手》开播六年的混剪纪录片,镜头扫到总导演洪涛,他站在黑暗角落无声流泪。

 


今天晚上,”邓紫棋忘词“”汪峰破音“在微博上确实带了一波热度。但距离之前总决赛总能引发社交网络刷屏,大众参与讨论的“小春晚”式盛况,还是一去不复返。在GAI退赛后到总决赛之前,无论热度还是讨论度,这一季《歌手》都尽显垂暮之态。

 

甚至对于电视观众而言,鲜少有人知道其进度已经到了总决赛阶段。打开直播,才发现那个唱着“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湖水”的蒙古汉子腾格尔上了这个节目;请来陈洁仪帮唱的李泉,需要《我要我们在一起》的旋律才能复醒大众陌生的记忆;挺到了最后一轮的新人霍尊,外界认知度模糊不清。

 


节目组试图重现决赛盛况的努力是可见的,帮唱嘉宾中有《明日之子》的流量王毛不易、《歌手》第四季歌王李玟,不计前嫌让邓紫棋帮唱华晨宇,二人的恋爱传闻带动了吃瓜群众收看节目的好奇心。

 


由盛而下,《歌手》衰落的讨论还是不请自来,尤其在一手打造它的灵魂人物洪涛辞职消息传来时,你似乎能听到6年之久的《歌手》命途将尽的喘息。

 

这声喘息,或许在第六季开录时,洪涛都已经听见,眼泪,不是为《歌手》而流,也为自己而流。

 

由盛至衰


关于《歌手》的唱衰要从第四季算起,彼时,首发歌手名单里,李玟李克勤哈雅乐团徐佳莹关喆黄致列赵传,比起前三季,用乐评人耳帝的话讲,vocal系的歌手最少,所谓vocal系歌手,可以简单理解为飙高音、善于炫技,最为符合大众音乐审美的一种形式。

 

这种音乐的缺失,对大众来说,意味着直观听觉刺激不复存在,“没有了最通俗易懂的厉害”,直接带来的就是关注度的下跌,少了话题与流量,在外界看来,便有了落寞之感。

 

正因为vocal型歌手不足,却让第四季成了特别的一季,耳帝说,“因为缺少了声音镇场子型的歌手,从而迫使歌手们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改编与表演上,让第四季的音乐成为六季以来,最不乌烟瘴气、最接近唱片审美与品质、最有音乐性、改编张力与音乐品位最平衡且舒服的一季。

 

更重要的是,这时的《歌手》还依然发挥着推陈出新的一定影响力,虽然老歌手赵传、李克勤、老狼等未能枯木逢春,梅开二度,“推陈”作用减弱,“出新”势能稳定,让徐佳莹、黄致列等新面孔大放异彩。

 

第六季《歌手》从头到尾,登上了苏诗丁、霍尊、张天等人,却没有一个人在大众印象里留下影子。要知道,“推陈出新”一度是《歌手》的魔力,也是其邀请歌手参赛的磁力所在。华语乐坛的顶级歌手资源渐渐枯竭,至少还可以依靠新面孔的爆红赢得注意力,当这一原力都消失殆尽时,难免让其更添迟暮之感。

 


前面提到的vocal歌手,同样是《歌手》的一大特色,节目靠着铁肺唱将黄绮珊、邓紫棋、彭佳慧等赚足了流量,歌手们则迎来歌唱生涯高峰,观众们看得不亦说乎。

 

每个来参赛的歌手似乎都抓到了核心秘籍,飙高音、炫技……成了通关到底的安全牌。就像的这一季汪峰、Jessie J,耳帝评论前者“是一个如此流行且机灵,操弄着二次元、枓音神曲、网络小众情怀、转基因民谣审美与独立音乐名头的汪峰,面面俱到、四平八稳,重参赛策略大于艺术表达,懂得如何用最主流层面的语言与最通俗的审美与情怀去俘获大众”。

 


一个味道的饭菜进食多了,会油腻,相似的音乐频繁出现,观众的审美疲劳也就浮现了。

 

当初,GAI在第六季舞台上唱起《沧海一声笑》时,应该是这一季《歌手》的高光时刻。突然,光暗掉了,这一刹那似乎也是该季《歌手》关注度最为热烈的时刻。

  

光彩夺目与风波不定


2013年《我是歌手》开播,依靠国内前所未有的成名歌手竞技形式迅速蹿红,当时,能与其平分秋色的仅友台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且二者有着显然的区别,后者更像素人选秀。再往后各种层出不穷的音乐竞技综艺多少都是在这两档节目营造的音乐消费环境下而起的。

 

《我是歌手》的火爆最直接体现,在于每到周五晚上,大学宿舍里随处可见围着电脑观看的人群,音乐播放器前几名歌曲皆来自《我是歌手》。

 

对于众多综艺来说,能一直坚持做到6年的微乎其微,《歌手》的不容易不止是难以抗拒的生命周期规律,而是从它诞生起就一直未曾中断的各种风波。首先,歌手突如其来的退赛从第一季开始,到现在第六季,都在发生,不管是第一季齐秦、第三季孙楠的主动退赛,还是第五季谭晶、第六季GAI的被动退赛。对于导演洪涛来说,每一次都意味着其前期的沟通邀请的再次上演。再者,就是政策等风险(限韩令)带来的易名,以及嘻哈被严控痛失GAI这一流量支撑。

 

但《歌手》所创造的光彩夺目不仅仅局限于节目的声势与热度,它让老歌手重回大众视野,实力新面孔一夜成名;即使在被外界诟病其一味追求高音单一审美,它也向市场输送了徐佳莹、陈洁仪、李健、李荣浩、赵雷这类不太“主流”的音乐品类。

 

更没有人怀疑,无论是在制作、音响,还是灯光、舞美等方面,《歌手》所呈现的精良的听视觉感受。

  

洪涛之后,有无《歌手》?

 

光彩夺目与风波,在2011年《我是歌手》被湖南卫视从韩国引进时,就已注定。经过内部竞争,洪涛团队拿下了收视率在韩国爆棚的节目。在此之前,他的节目履历包括《超级女声》《舞动奇迹》挑战麦克风》《百变大咖秀》。

 

节目启动,洪涛与团队按照有知名度与有歌唱实力的标准甄选出了一份华语地区上百人的候选歌手名单,然后开始了漫长的追歌手行程。像“堵截”黄绮珊,“死磕”齐秦,甚至为了说服歌手参赛,跑到四五线小城市看其演出。而黄绮珊、杜丽莎、邓紫棋这些人也得益于洪涛的慧眼识珠。

 

除了《歌手》成功与竟演歌手的走红,洪涛还从幕后走至台前,将自己打造成《歌手》独有的特色与名片,可以说洪涛等于《歌手》,《歌手》等于洪涛。

 

所以,即使外界在唱衰《歌手》,最多也只是说其收视率跳水,热度不再,但没人想过《歌手》会停播。直到洪涛离职的消息蔓延开来,人们开始猜测《歌手》的命运。

 

而这种猜测在总决赛上似乎又得到了印证,节目最后,洪涛出现在黑白画面里,背后是一排排摄像机,“若此次一去不返呢”的白色字体,像是一种无声的告别。六年时间,我们也可以为《歌手》的衰落找出种种原因,也可以指出《歌手》的种种不是,但我们却无法否定其存在过的意义。

 


至于洪涛,前辈同事们的去处或许会是他的参照,《歌手》不是他的终点,等待他的或许是下一个“《歌手》”生涯。


【招聘(北京)】主编、记者、商务


欢迎踊跃投稿[后台回复 投稿]

一经采纳,将有600-1000元+奖励


年薪30万招聘执行主编、商务总监

20万招聘主笔

详情点此穿越



本文为娱乐产业原创内容,严禁转载!

投稿、商务合作、加群,请后台联系